当前位置:首页 >> 最新文章

叶少兰七十大寿鼓励弟子演老戏好苗子不能放凉陈韦汝

2020-07-14 15:36:35  辩论娱乐网

叶少兰和弟子

10月中旬,叶派小生传人朱福携《周仁献嫂》《吕布与貂蝉》《罗成》三出叶派经典大戏连闯京、津两大京剧码头,这让要过70大寿的叶少兰颇感欣慰。在叶少兰70岁生日前一天,这对师徒做客京华茶馆,畅谈小生艺术。叶少兰称人才的缺乏限制了小生行当的发展,他建议对青年演员的培养一定要有持续性。

本报记者田超

叶少兰: 人才缺乏限制行当发展

叶少兰的父亲是一代京剧大师叶盛兰,他开创了京剧小生的“叶派”艺术。新中国成立后,叶盛兰还排演了十几出新戏,像《柳荫记》《谢瑶环》等至今都在演。

问及叶盛兰先生之后,为何小生行当一些新剧目就少了。叶少兰认为,最重要的是人才的缺乏。他解释说,京剧小生行当在京剧艺术形成之初一直属于偏行,这种状况经过程继先、姜妙香、叶盛兰等几代小生演员的努力才得以改变。“不过,最主要还是京剧小生人才太少,好多前辈传下来的剧目都演不过来,怎么去排演新剧目。”

对于小生人才的培养,叶少兰建议首先是选材精准,小生行当对演员的条件要求高,不单嗓子要好,同时对于人才的培养一定要有持续性,不能断断续续。“我们每年办的京剧大赛、各种奖项不少,这些演员获奖后要多给演出机会,不能放凉了”。

夸张是为更好表现人物

叶少兰继承了父亲叶盛兰的艺术特点,并对父亲流传下来的这些经典剧目,不断进行复排、搬演。现在京剧舞台上,小生行十有八九都是“叶派”。有些老戏迷观众也把叶少兰与叶盛兰的表演做过比较,认为叶少兰的表演在舞台上更加夸张一些。

对此,叶少兰表示,这种看似夸张的表演主要是为了更好地突出、表现人物。他以《吕布与貂蝉》为例介绍道,这出戏原来叫《貂蝉》或《连环计》,貂蝉本来是这出戏的核心,父亲叶盛兰对这个戏进行了重新的梳理加工。在故事情节、唱腔表演等方面改动都不小,使其逐渐成为一出小生剧目。特别在《小宴》一折戏中,吕布不单是唱腔多,在表演上也很丰富,比如用翎子挑逗貂蝉等。

先继承才能谈京剧创新

这次朱福在北京、天津连办个人专场,叶少兰一路把关,他说:“这六场演出效果都很好,有的观众很激动,看《周仁献嫂》时都看哭了。他们问我,怎么这么好的戏原来都没看过。其实还有更多的戏值得挖掘、整理。”

聊到京剧艺术的传承与发展,叶少兰称京剧要发展、创新应该遵循艺术的发展规律,京剧的艺术本身也是老辈艺术家不断继承创新的结果。但现在首先要继承好,比如年轻演员一定要重视基本功。在青年研究生班教学过程中,他也多次建议演员们一定要多学濒危剧目,从学习、演出这些经典老戏的过程中体会这门艺术发展的规律。

朱福:三出大戏展现叶派风采

聊到学生朱福这次在京、津的专场演出,叶少兰十分欣慰。他说:“《周仁献嫂》《吕布与貂蝉》《罗成》能把这三出戏连着演下来的,当今的青年小生演员不多。也能看得出他们云南对这几场演出很重视。”

朱福主演的这三出大戏也的确值得恩师欣慰。《周仁献嫂》中的周仁属于“袍带小生”,性格忠厚老成,要求演员在舞台上要有雍容端庄、儒雅稳健的风度。《吕布与貂蝉》中的吕布属于“翎子生”也称“雉尾生”,扮演的多是雄姿英发的青年将领,要求演员唱、做俱佳,吕布的性格则是飞扬跋扈。最后一天的《罗成》是由武小生应工的戏,单是《罗成叫关》一折戏能唱好就不易,前面还有很多武打动作。

三天演出不同的三个小生行当,展现不同的三个人物性格,朱福说:“其实我想的还是展现叶派小生千人千面的特点,小生戏在当今京剧舞台上太少了,很多观众想看也看不到,再就是想挑战一下自己,看看自己这些年学的东西到底怎么样。”

对小生存误解不怪观众

在聊到小生行当由配角逐渐发展为主角的过程时,叶少兰特别提到了父亲叶盛兰创的“龙虎凤”三音。他解释说:“小生艺术特别强调声音的美感,像现在的音箱一样,有低音、中音、高音。龙音不仅要高亢、圆润还要宽厚,而虎音是指宽厚的胸腔共鸣,凤音是柔和的声音,在龙音和虎音之间起承上启下的协调作用。”

晋江职业装制作

阿图什订制工服

温岭西服订制

龙口西服订做

唐山工服订做

赤峰定做西服

夜店服装

友情链接